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主页 > 新闻中心 >

光伏原料价格猛涨 阳光电源募资40亿元逆势扩产 定增对象尚未确定

2021-07-01 22:4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22504com澳门资料四肖,(300274.SZ)在回复深交所审核问询函的同时,也同时对原来的定增方案进行了调整,将募资额下调至不超40.64亿元。

  具体来看,此次调整主要是“补充流动资金项目”的拟投入募资,从原来的6亿元降为5.08亿元,原因在于此前有媒体质疑,“在流动资金较为充足的情况下,募资补充流动资金的必要性值得关注。”

  此外,深交所下发问询函还针对准备建设年产100GW新能源发电装备制造基地项目,提出是否存在产能过剩的重大风险问题,以及应收账款的账龄情况、期后回款情况等等。

  南方财经全媒体记者注意到,新定增方案中,根据深交所的问询要求,阳光电源明确作出新增产能可能无法及时消化、主要销售国政策和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以及汇率波动的重大风险提示。针对单晶组件价格上涨的问题,阳光电源表示会适当调整EPC合同单价,保证公司合理盈利水平。

  作为半年股价涨了6倍的光伏龙头股,阳光电源此次定增颇受市场关注。公司上次定增还需追溯到2016年,彼时阳光电源募资26.08亿元,用于光伏电站、光伏逆变成套装备、补充流动资金等项目。

  6月16日,最新修改的定增方案显示,发行股票募集资金中的24.18亿元将投入年产100GW新能源发电装备制造基地项目、6.50亿元投入研发创新中心扩建项目、4.98亿元投入全球营销服务体系建设项目、另将5.08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此前曾有媒体质疑,截至2020年末,阳光电源货币资金高达74.17亿元;短期有息负债(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仅有3.96亿元;现金流上,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30.89亿元。此次定增却需要补充6亿元流动资金,用途存疑。

  阳光电源回复称,公司货币资金较大主要是备付供应商货款,新能源行业经营性负债规模较大,日常需要备付大量的资金用于供应商货款结算。

  例如,截至2021年3月末,同样是光伏上市公司中,在应收账款及应付票据占总资产比重这一项,阳光电源为39.42%,锦浪科技为26.72%,上能电气为46.62%、固德威为37.57%。以此来看,阳光电源虽然应收帐款及应付票据期末高达112.96亿元,但在业内也仅属于中等水平。

  也因此,阳光电源流动资金虽多但可动用资金有限,在订单增多、销售快速增长的背景下,阳光电源当前产能不足的情况加剧,逆变设备产能利用率持续超过100%,处于超负荷状态。因此公司时隔五年后再募资建设新的生产线。

  当前包括阳光电源在内的光伏企业纷纷扩产,其背景是双碳时代下国内外新能源需求刚性。5月20日,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2021年风电、光伏发电开发建设有关事项的通知》,确认国内光伏装机的刚性需求。兴业证券研究指出2021年国内光伏装机量保守估计为50GW,今年以来各大能源央企公布“十四五”新能源装机目标,17家能源央企在十四五期间的新增装机总量有望达到700GW。

  本次“年产100GW新能源发电装备制造基地项目”建设周期为3年,建成投产后,阳光电源主营的光伏逆变器、风电变流器、储能逆变器产品产能将分别新增70GW、15GW、15GW,较现有产能有大幅度提升。

  不过,深交所问询函中提及要对该100GW募投项目的必要性及合理性,是否有足够的市场空间消化新增产能,是否存在产能闲置的风险并进行重大风险提示。

  根据IEA预测数据及公司历史数据推测,项目建成后,风电变流器产能利用率将持续超过100%、光伏逆变器产能利用率亦接近饱和状态。储能变流器的产能利用率将从2021年的26%逐步提升到2025年的55%,虽然目前预估的利用率较低,但公司表示主要是考虑到储能装机规模未来有可能出现爆发式增长,进行提前布局。

  重大风险提示也指出,本次募投项目扩产规模较大,在项目实施及后续经营过程中,如果公司市场开拓出现滞后、新增订单不足、同行业参与者发展迅猛、行业政策或者市场环境发生不利变化,公司新增产能将存在无法及时消化的风险,进而将直接影响本次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的经济效益和公司的整体经营业绩。

  光伏产业链从上游到中游分为硅料、硅片、电池片、组件四大环节,下游则是阳光电源这样的发电设备制造商。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5月,国产硅料从去年同期的58元/千克,涨至205元/千克,仅仅一年涨幅高达253%,后续环节也出现击鼓传花式涨价,价格博弈不断升级。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硅料价格大幅上涨,主要系下游光伏产能扩张过快过大,终端需求严重超过原料供应所致。

  行业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多晶硅总产能约57万吨,而下游硅片整体产能跃升至300GW,对应多晶硅需求78万吨。供需不平衡之下,硅料价格就被需求方逐步推高。

  北京特亿阳光新能源总裁祁海珅向记者分析,“从光伏产业链的硅料、硅片、电池片和组件四个环节来看,硅料和硅片企业在此轮硅料价格19个月连涨下已经赚的盆满钵满,上涨压力都传递给电池片企业和组件工厂了,行业也即将进入规模化效益比拼阶段,整合或并购重组也许会不可避免了。”

  6月10日,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发文表示,近三个月以来,多晶硅价格大幅上涨,对整个光伏产业产生了较大负面影响。

  实际上,此次原料涨价压力已经逐步向下游传递,随着硅料、硅片报价持续上涨,组件报价相应上涨,对阳光电源此次募投项目建设进度以及盈利能力或带来不利影响。

  数据显示,晶硅光伏组件周平均价格从2020年7月底的0.16美元/瓦上升到2021年5月的0.21美元/瓦,值得注意的是,硅料三个月上涨幅度加快,换言之,中游组件企业的上涨或有一定迟滞,未来几月的价格走势仍不明朗。

  阳光电源的回复函指出,短期来看,组件价格上涨的压力将向下游传导,对公司电站投资开发业务盈利水平造成一定不利影响,此外国内光伏电站装机节奏放缓也会间接影响公司逆变器产品国内出货节奏。作为电站投资开发商,亦将会适当调整EPC合同单价,保证公司合理盈利水平。

  但是,行业总体而言供给略大于需求。随着上下游之间的价格博弈进行,预计组件价格将逐步回归合理水平。

  有光伏企业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当前光伏市场1.5元/瓦左右的组件价格,可以保证下游电站收益,也能让组件企业有利可图。如果上游产业链一直在涨价,下游电站可以选择不投资建设或者晚投资建设,这样僵持下去既影响光伏的平价上网进程,也不利于整个行业的发展。

  阳光电源的大部分流动资金将用于支付应付账款和应付票据,与此同时,目前银行借款是公司当前主要融资方式。截至2020年末,公司短期负债仅有3.96亿元,但2018年~2020年有息负债余额分别为19.77亿元、21.12亿元、21.77亿元,呈现逐年增长的趋势。这抬高了公司的资产负债率水平,同期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7.85%、61.63%、61.20%,2019年以来均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

  2021年一季度财报显示,有息负债进一步上升至23.59亿元,货币资金较上期末下降38.74%,主要系本期支付的电汇较多所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下降164.15%,主要系本期采购付款增加所致。

  应收账款周转风险方面,随着国内市场的快速发展,阳光电源会加大产品的销售力度,由于国内光伏行业存在补贴拖欠、项目金额大、付款周期长等特点,同时公司业务增长较快,将会导致应收账款较快增加并存在一定的回款风险。

  总体而言,当前阳光电源的流动资金缺口较大,且有进一步扩大的可能性。根据财务数据测算,假设公司未来营收增长率保持在36.38%(最近三年复合增长率),各项经营性应收、应付以及存货占营业收入比例维持近两年平均水平不变,公司在2021年-2023年新增的流动资金缺口为17.38亿元,资金缺口较大。也因此通过定增补充流动资金显得迫在眉睫。

  祁海珅表示,“阳光电源通过持续的研发投入和良好的营销策略成就了千亿市值,而电站投资更是需要重资金投入,今年的硅料涨价和芯片短缺确实要影响终端光伏电站的装机速度和规模。”

  不过,长远来看,随着新建产能的逐渐释放,下半年价格有下降趋势,这段时间的价格高点也许会成为历史,这个阶段也可以理解为光伏行业受益于双碳目标的“激情释放期”。降低成本、提高发电效率是光伏行业永恒不变的追求,才能把光伏发电“廉价能源”的属性发挥出来,并获得更多的能源市场占比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两次定增方案均未明确定增对象。不过从公司近期动向和行业投资情况来看,不排除一些知名机构入局。

  高领资本去年由于携巨资入股隆基股份、通威股份两大光伏龙头企业成为市场焦点。2020年12月10日,高瓴资本以5亿元认购;同年12月20日,又斥资158.41亿成为的第二大股东,持有其总股本的6%。

  2020年报显示,高瓴资本旗下的礼仁投资成为阳光电源的第9大股股东,持股 900万股,持股比例0.62%。有市场人士认为,高瓴资本参与此次定增或为大概率事件。